发响与发想 ——电影音乐史

点击数:920       发布日期:2005/8/24        出处:银海

  电影音乐诞生在上个世纪即将转弯的时候。现在,在世纪与世纪最近的地方,它依然不是显学,我选择记录,也选择了一种断代。
  滥觞
  关于电影音乐的滥觞,最初有一派学者主张是为了掩盖放映影片时机器运转所产生的杂音,或是填补器材故障与换片的空档时间,因此以音乐来遮蔽噪音或把音乐当成串场的仲介。但是,我们随即发现这种说法过於偏向功能主义,不是用来解释电影音乐起源的合理因素。
  最早期的无声电影(默片)就伴有音乐,当时的影片由於没有音效声、环境声与对白声,音乐就成为弥补视、听不平衡的方法,最常用的作法就是以管弦乐的强音来表示打击声、摔门声、关窗户声,或打雷声等;至于人物对白的部份,多以乐器演奏的形式来配合呈现,例如男女主角互诉情衷时配上某段歌剧里的二重奏。这种以音乐来替代声音的情形,其实有更深层的心理意义,因为人类的感官需要接收上的平衡。德国电影音乐学家汉斯艾斯勒(Hanns Eisler)对此解释为:   
  音乐正足以当作影像的解药,因为观者目睹近乎真实世界的一切活动时,却听不到一点相对应的真实声响,必然引发感官上的不适应……,因此音乐不只用来填补影像所欠缺的真实生命感,更可以解除观众在看影片时所产生的不适应以及恐惧。
  人类惯有的感官经验是视听同时进行,一旦只能看不能听或只能听不能看时,我们就会觉得诡异而加以排斥,这是生理上很自然的现象。画面游走在自然与真实之间,如果听不到一点相应对的音响,必定使我们的感官会产生不适应与排拒感,因此,音乐的作用在消弭这些不适应与排拒感。例如,出现一个悲哀的画面,如果没有任何声响,观众在接受度上就没有那么敏锐与直接,相反地,可能造成观众的迟钝与错愕。音乐让画面变得更具说服力,使观众更容易有身历其境的感觉,因此默片时代就发展出以音乐来弥补完全静默所可能带来的压力。
  演化
  电影音乐的演进过程是一连串不断创新的冒险历程。在电影音乐发展的过程中,每一个时期所展现出来的风格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特徵,每一个时期也构成电影音乐本身的延续,体现了电影音乐自身不断变化、不断充实的生命力。以下将以时间的先后顺序来略述电影音乐的发展过程与每个时期的代表人物。
  (1)默片时代追溯电影音乐的历史,至今已超过百年。第一位在电影中使用音乐的人是卢米埃兄弟(The Lumiere Family,兄名Auguste Marie Louis Nicolas Lumiere,弟名Louis Jean Lumiere,尤以后者贡献为大)。1895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巴黎的卡普辛大道餐厅(Grand Cafe on the Boulevard des Capucines),卢米埃兄弟放映了电影史上的第一部商业片,当时卢米埃兄弟在放映的同时还邀请了钢琴家做现场的伴奏,所演奏曲目均是通俗的小品音乐,因此这代表了电影与音乐第一次的交会。
  值得注意的是,默片时代那些提供现场演奏的钢琴小品,基本上都与电影的画面没有直接的关系,那些钢琴乐谱多为已谱写完成的现成品,不是专为剧情或影像量身定做的,因此当萤幕出现悲伤的故事,有可能此时弹奏的音乐却是快乐轻松的曲调,画面与音乐之间的互动不容易协调,甚至出现错置。这种不搭调的现象随即受到重视,并获得改进。1909年美国爱迪生专利公司(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mpany)便为电影的剧情选择对应的音乐乐段,贴上〈快乐〉、〈哀伤〉、〈气愤〉等的标签,以便在剧情出现时能立即运用。直至今日,电影或电视所谓的“罐头音乐”就是沿袭这项作法。1912年,温克勒(Max Winkler)出版名为《音乐指示谱》(The Music Cue Sheet)的乐谱合集,提供当时放映电影的现场来使用。1913年出版商开始将音乐类型依照适用的情节加以分类,其中以《动画音乐集》(The Sam Fox Moving Picture Music Volume)最为有名。至此,人们已经意识到画面与音乐的关系,并力图将音乐纳入电影制作本身的考量中。
  第一位正式将音乐观念引进电影之中的是电影之父葛里菲斯(D.W. Griffth),他在《国家的诞生》(Birth of Nation,1915)一片中,首次与音乐家布瑞尔(Joseph Carl Briel)创作出美国民俗歌谣的完整配乐型态,这是电影音乐的一大转捩点,也显示了音乐开始属于电影本身组成的一个要素。在当时,电影的发明是以视觉的再现与享受为考量,并以视觉影像为主要的传播途径。而当时的影评家着重的观点在于视觉的精进,很少评论家或学者兼具完整的音乐专业背景,因此葛里菲斯这项创举便写下了电影音乐史的第一页。
  在默片时代电影音乐总谱(film score)已经出现,由作曲者事先写好,在电影放映时由交响乐团或是室内管弦乐团当场演奏。对于一些偏远地区的小镇戏院而言,透过专人将管弦乐总谱简化成钢琴乐谱来表现,这种经济实惠的钢琴伴奏方法仍然继续被沿用。这种现场演奏的音乐端赖演奏者与乐团的临场反应表现而定,演奏的实值时间几乎与影片长短相同,对表演者来说是一个不同于音乐厅或沙龙的发挥空间与挑战机会。最着名的例子是默片大师卓别林(Charles Chaplin)从1918年起就为自己的电影写做音乐,除了写曲之外,他还身兼提琴手、钢琴师与管风琴师等。
  最先正式参与电影音乐制作过程的人是古典音乐家,例如圣桑(Charles Camille Saint-Saens),他在1908年便曾为《谋杀居伊兹公爵》(L'Assassint du Duc de Guise)一片在巴黎的演出而写下作品第128号,他有意识的将音乐与画面统合起来,而这部专门为电影所写的音乐深获好评,并影响了后来的电影音乐。大体说来,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古典音乐家们,多数仍抱持着兼差、玩票性质来从事这项工作。俄国因为有艾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与普罗高菲夫(Sergei Sergeyevich Prokofiev)合作的《恐怖伊凡》(Ivan the Terrible,1945),使得俄国的电影音乐有了领导的核心人物。普罗高菲夫一向避免用音乐来模拟现实的声音,他主张音乐的进行应与影像动作一致,他与艾森斯坦有时先专注音乐的结构,有时又先处理影像,使得电影音乐成为画面与音乐的有机结构,艾森斯坦称这种创作方式为“垂直蒙太奇”,而这种技巧也影响了后来电影音乐的发展。在这个时期将现有的古典音乐曲目运用在电影中是非常普遍的手法,如柴可夫斯基(Peter Ilyitch Tchaikovsky)、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普契尼(Giacomo Puccini)等人的音乐作品在当时电影中皆曾出现。
  (2)起飞时期对于电影史来说,1927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因为影像与声音结合的技术终于成熟,使得有声电影正式崛起,观众终于能在看电影时听到演员们的声音了。1927年的《爵士歌手》(The Jazz Singer)是第一部片中主角能开口说话的有声电影,此后不到三年的时间,有声电影便席卷整个影坛成为主流,声音的出现让电影表演更具生命力。由于故事情节已经能由说话声与对白交代清楚,音乐就有更纯粹的发挥机会,它不仅辅助人们对画面情绪的掌握,从今而后它就是情绪系统的重要领导者。而有声电影的发明也意味着原先百家争鸣的现场演奏方式,必须进入另一个阶段,由于演员的对白与环境音也随着有声电影的发明而出现,因此导致音乐演奏的实值时间比起默片时代缩短不少。
  尽管有声电影已经造成流行,但是也有人对有声电影需要较长的适应期。卓别林原本对有声电影的理念并不赞同,但是时势所趋,他在1931年的《城市之光》(City Lights)里,采用了音效与音乐于其中,事实上这部滑稽、又带点讽刺小人物生活辛酸的电影,加上了音乐与特殊音效之后,使喜剧富有更内敛的意涵。有声电影的发明,不仅让影像与对白发生强烈的关连性,而且可以让演员一展歌喉与舞技。
  从有声电影问世到三○年代中期,基本上电影音乐家的作曲方式是以纯音乐的型态来构思,因此,电影音乐脱离不了古典音乐的气息。到了三○年代之后,随着电影的发展以及一些音乐家对电影音乐发生兴趣之后,开始为电影写作专门的乐曲,电影音乐才有了明显的特性与进步。这个时期的电影音乐家以史坦纳(Max Steiner)为代表,史坦纳可以说是电影音乐家的鼻祖,他曾是后浪漫乐派大师马勒(Gustav Mahler)的学生,因此继承了浪漫乐派细腻旖旎的风格,史坦纳首创米老鼠式(Mickey Mousing)的编曲方式,为早期的电影谱下不少成功的作品,如《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1939)、《北非谍影》(Casablanca)等;此外,恐怖大师希区考克(Alfred Hitchcock)与柏纳赫曼(Bernard Herrman)的《惊魂记》(Psycho,1960),全片以小提琴的弦乐音响制造出凄栗惊骇的场面,也成为电影音乐的典范。
  有声电影的发明造成片商对电影音乐开始关切,逐渐发展出一套专属电影音乐家的工作模式。片商与作曲家们签约,并提供稳定的生活保障,使音乐家们全心投入电影工业中,以音乐来建立公司的形象,同时也尝试其他不同的音乐表现手法,以达到更成熟的电影语言。至此,电影音乐进入崭新的阶段,由于长期以来音乐家们的努力耕耘与后进者的不断创新,美国影艺学院有感于于奥斯卡金像奖的颁奖项目缺少了音乐的奖项,而音乐在电影中确实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此在1934年增加了最佳音乐奖的颁发,首次颁发最佳音乐奖与最佳作曲奖给《一夜之缘》的同名主题曲""One Night of Love,而同年《离婚喜剧》(The Gay Divorce)中的""Continental""得到最佳插曲奖,这种实质的鼓励也连带地影响了整个电影音乐的发展,而且对电影音乐产生正面积极的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