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柏菲”两位少数民族歌手演唱专辑

点击数:926       发布日期:2005/8/24        出处:视听技术

  “柏菲”已推出了好些声乐专辑,从演唱者的物色、曲目的遴选、编配到录音,也已形成了较好的品牌效应,受到唱片爱好者和市场的欢迎。新近出版的这两款声乐CD,是一男一女两位少数民族歌唱家的个人专辑,值得品味、推介、收藏。

  肉孜阿木提——《在那遥远的地方》

  在得到这款专辑以前,信息闭塞的我还太清楚这位男高音歌唱家的履历,通过查阅资料才初识此公。专辑的几幅彩图,看上去有点象年轻气盛时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当然,面部表情比前者温和得多。听了专辑中的演唱,更感受到了这位歌手的亲和力。
  他叫肉孜阿木提,是位维吾尔族的歌唱家,出生于新疆的乌鲁木齐市。肉孜阿木提从小就非常喜欢唱歌和舞蹈。16岁时,他考入了新疆乌鲁木齐市歌舞团艺术班舞蹈专业,练习唱歌是业余活动。声乐教授潘恩泽是他的第一位伯乐,她认为肉孜阿木提的嗓子极具可塑性,在她的悉心指导下,肉孜阿木提于1985年顺利的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从“上音”毕业后,肉孜阿木提回到故乡新疆,进入乌鲁木齐市歌舞团。在此期间肉孜阿木提和著名的作曲家王洛宾先生合作。甚至他演唱的每一首新疆民歌王洛宾先生都亲自给予讲解启发,这使肉孜阿木提受益匪浅。1994年肉孜阿木提参加了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一举夺取了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一等奖。他还在全国第六届“五洲杯”电视歌手大奖赛专业组民族唱法比赛中获得第一名。1997年肉孜阿木提被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成为该团的独唱演员,其歌唱艺术又有了更大的提高。从1997年至今,肉孜阿木提一直在中央民族歌舞团工作。他的足迹遍布中国大小城市和山村,他还先后代表中央民族歌舞团出访了法国,德国,土耳其,日本等十几个国家。无论走到哪里,他的歌声都深受观众听众的喜爱。
  
  肉孜阿木提多年来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从自己演唱的新疆民歌中遴选、汇集,推出一张专辑。2004年10月,他的这张名为《在那遥远的地方》新疆民歌专辑终于如愿以偿地出版了。新专辑一共汇集了11首最具代表性的新疆民歌。
  
  该专辑优美动听,具有浓郁的西域风情和鲜明的民族特点。
  
  专辑的首曲即是专辑的标题曲,也是王洛宾那首著名的新疆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那高亢激越,抒情优美,韵味绵长的演唱一下便能抓住人心。这是最纯正的新疆歌喉演唱的新疆民歌,虽然这首歌的演录版本已经出的太多,但没有哪个“外乡人”能够唱出肉孜阿木提那种独有的情调和风韵。
  
  专辑中的其他歌曲也无一不浸润着原汁原味的新疆乐风。著名维族歌唱家克里木曾说,《新疆好》此歌被“刀郎”唱得变了样,“刀郎”的演唱非常干燥。克里木打趣地说,“听了这种翻唱版,原本打算来新疆的人不来的,来了的人也被赶跑了。”而当“我们新疆好地方”这样的老歌老曲调从肉孜阿木提的口中唱出时,听不出演唱与伴奏中多余的音乐修饰与技巧技术的包装添加,也没有时下最流行的“刀郎”那样外加的苍莽感和粗犷味。这样的老歌似乎用不着刀刻斧凿,只需一种自然与质朴,就能散发出美感。
  
  “可爱的一朵玫瑰花”、“草原之夜”、“快乐的马车夫”等歌曲,肉孜阿木提基本上也是采用这种含蓄平和的方式演唱,听不到高昂激越的声调,却仍然饱含着深情厚谊。同样,“塔里木河”、“你在何方我的姑娘”、“一杯美酒”这类从创作到曲风都更维族化的歌曲,肉孜的演唱的维族色彩个性浓郁。选自电影插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边疆处处赛江南”、,他的演唱则加入了较多的美声,尤其是碟中最末一曲“怀念战友”,从平缓到高潮,美声男高音的本色才威猛地凸显出来。
  
  专辑中没有选录用维语演唱的歌曲,可能是为了照顾更大层面的聆听者,尽管放弃了他的这一优势,但歌唱中透射出的维吾尔风,仍然是其他“外乡歌手”无法比拟的。

  曲比阿乌——《人间天堂》

   国家一级演员、彝族青年歌唱家曲比阿乌,仪表秀丽倩美,声音甘甜怡人,被誉为“大凉山飞出的百灵鸟”。她的嗓音,她的歌唱就像百灵鸟那样充满着自然的美。
  
  专辑共收录了她演唱的11首歌曲。当然,所有这些歌曲和演唱都饱含着凉山风情。除“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是傣族歌曲以外,其余的选曲多是具有浓郁彝族味的民歌小调。
  
  开场的碟名曲“人间天堂”,是当红彝族三人组合中的领军者曲比哈布作词作曲的原创彝族乡歌,接下来的“家乡美”是三人组中的曲比哈乌作词的彝族民歌。清纯如水的嗓音,像是从彝家山寨中飘洒出来,带给人的是山乡音乐的魅力。曲比哈布的另外两首作品“彝家姑娘”和“月儿如此美 阿妹如此美”也被选入碟中。仍然是满含彝家纯朴民风的小调,但它们更象一幅幅田园素描,更富有彝家女儿娇媚、质朴的情感。曲比阿乌的演唱也更显深情、更为细腻。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是由贵州的词作家范禹创作的一首传唱了几十年的撒尼族民歌。曲比阿乌的演唱与其他女歌手的演唱、包括宋祖英的演唱都很“中规中矩”,热情真诚,似乎没有更多的角色区别。同样,“情深谊长”这首老歌,最早听邓玉华演唱过,曲如歌名,很深情动人。曲比阿乌在这里的新演唱,初听与汉族女歌手的演唱也比较接近,细品可以发觉,她的表现还是以细腻入微见长。
  
  “赶圩归来阿哩哩”这首歌,曲末的高音是难点,曲比阿鸟的表现却轻松自如,底气十足,显露出了她的实力。
  
  这两款声乐专辑中两位少数民族歌手共同优势是,他们都具备了天生靓嗓,本钱好;他们还有“双语”优势,受过两种文化的熏陶,在演唱汉语歌曲时,从吐字运腔到把握整个歌曲的韵味,与汉族歌唱家的演唱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用本民族特有的文化韵致和理解力演绎这些“本土歌曲”,具有其他“外乡”歌手无法企及的优势。两张专辑在录音上也很考究,不过分突出音场和频响的大范围大动态,着意捕捉的是歌手发声的部位与准确性。音乐编配上使用维族的弹拨乐器,以及彝族的古笛、月琴、葫芦笙等,少了很多录音棚的痕迹,而多出了不少乡土味和田园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