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兆钧:“妙乐化蝶绕梁飞——听高保真唱片《名琴•梁祝》”

点击数:1017       发布日期:2007/1/16        出处:柏菲

金兆钧:《人民音乐》编辑部主任、副编审,著名乐评人。致力于音乐美学和流行音乐、音乐社会学、音乐心理学的研究。先后担任中央电视台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评委,广电总局“金号奖”评委。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b]妙乐化蝶绕梁飞
                           ——听高保真唱片《名琴&#8226;梁祝》
                                                        金兆钧[/b]</div>
   著名录音师、音乐制作人陈珞兄送来一张唱片《名琴&#8226;梁祝》,放进我那远不够高“发烧”但亦出于音响设计师欧阳彦手下的音响中,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旋律缓缓流淌而出,主题呈示一遍,我已沉浸在它宏大幽远的音场之中。

   陈珞兄作为一个在流行歌坛享有盛名的制作人在90年代初曾出色地制作了毛宁和杨钰莹这对“金童玉女”。然而,在我与他相交往的这些年中,给我最深的印象却是他对古典音乐的热爱和对音响品质的执著追求。近年来,他相对淡出了流行音乐的制作而转向了“发烧”即高保真唱片制作领域。这张《名琴&#8226;梁祝》就是他与中央乐团首席小提琴刘云志相见之下,高谈阔论之余产生的一个创意——以高保真方式再度诠释这部在中国家喻户晓,在国际上也颇有影响的小提琴协奏曲。

   这张唱片中收录了《梁祝》《思乡曲》《新疆之春》《二泉随想》《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共五首曲目。这五部作品都是中国小提琴作品的经典之作。杜鸣心先生特为《思乡曲》配器并改编《二泉随想》,杨立青先生为《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配器,董乐弦为《新疆之春》配器。李心草指挥中国交响乐团协奏。录音工程师为陈珞、张军军,剪辑工程师为张军军,母带工程师为H&#8226;J&#8226;Maucksch。刘云志担纲独奏。用时下的话说,也是一个“超豪华”的制作阵容。

   看唱片介绍,此唱片还有关于演奏用琴的一段奇缘和故事。

   演奏用琴为安东尼奥&#8226;斯特拉底瓦利制作于1732年的小提琴,名为“红宝石”。该琴经历几次转卖后最终到达小提琴家Jacobsen手中。1953年,飓风袭击加利福尼亚,时任洛杉矶爱乐乐团首席的Jacobsen在水灾中逃难,被洪水冲走,生命得以保全,“红宝石”琴却被大水冲走。奇妙的是,洪水过后,一位名为Sturdy的律师却在沙滩上发现了这把琴。几经周折,琴归原主,但此时的名琴已经装满泥沙,Jacobsen找到当时世界上最优秀提琴制作师Hans&#8226;Weisshaar,经过9个月、700个工作小时终于完成“红宝石”的修复。奇缘所至,恰因为刘云志的日程有所延误,意外地得到了以此琴演奏录制专辑的机会。

   《梁祝》这部协奏曲是中国提琴作品中流传最广的一部作品,就我而言,至今已经无法说清听过多少遍,此前俞丽拿、盛中国、薛伟、吕思清乃至西崎崇子、郑京和以及杜梅的演奏版本也都听过。刘云志这个版本仍然有自己的独特风格。

   演奏《梁祝》,除了具有相当的技术难度,更重要的则是风格的把握,或者说它独特的中国味道、中国风韵。正由于这个原因,几位外国小提琴家的演奏在听惯了俞丽拿版本的听众来说总难免感觉有些距离。对于刘云志来说,他当然不会有这种文化上的距离感,所以在他的演奏中《梁祝》本身固有的中国风格表达得可以说淋漓尽致。然而也还具有他自己对作品的独特理解和处理。其中给我感受最深的是四个字,干净和沉着。
所谓干净,是在这个录音中刘云志很好地控制了“红宝石”这把名琴,给了我们非常“干净”的音质,无论是舒缓抒情的慢板还是激情洋溢的快板,“红宝石”的优美音色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刘云志在技巧上的深厚功底在这里得到了很出色的发挥,尤其“同窗共读”一段的快板听去颗粒性极强,此后的“抗婚”中的剁板也有同工之妙。

   所谓沉着,是说《梁祝》这部作品虽然按照自由奏鸣曲式写成,本身音乐的发展却极富于故事性和戏剧性。例如在第一乐章中就有初识、工读、结拜、相送等一般熟悉此故事的听众都可以辨析对应的段落感,“英台抗婚”中也可以分为楼台会、抗婚等戏剧性的分野。所以这部作品在音乐处理上较之无标题作品要求更强的情感表现。特别是作者吸收了不少中国戏曲音乐的元素,在自由节奏的表现上更是有很高的要求。刘云志的演奏在这方面也具有相当出色的把握,一般说来,不少演奏家在演奏《梁祝》戏剧性段落时容易“赶”,也就是过。刘云志控制的就比较恰当,从而无论是抒情性的舒缓还是戏剧性的Robato,都给人沉着之感。其中两次与大提琴首席沈和群的对奏也有非常好的气息控制。

   从录音上讲,最强烈的感觉是录音师对于音场的处理,从技术上讲,《梁祝》并非为“发烧”写作,因此录音师则需要从音场的还原与创作上着力。此版《梁祝》,空间感相当好,无论是纵深感和音域的张力都有明显的特色。尤其是乐队各声部的层次较我以前听过的录音更为分明,避免了声部间的“挤”和“浊”,整个听来颇有“绕梁”之感,所谓“如听仙乐耳暂明”。

   此外的几首作品也各有特点,我格外欣赏杜鸣心先生由《二泉映月》改编的《二泉随想》,此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更像借《二泉映月》为动机的独立创作,其中颇有较大幅度的发挥,可谓 “二泉”家族中的另一版本。此外,董乐弦配器的《新疆之春》、杨立青配器的《阳光》也各有新意,且有颇高的技术含量,为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提供了新感受。如果有所挑剔的话,我以为《梁祝》中“英台抗婚”中小提琴与乐队音量的比例条街上还有些遗憾,因为乐队音量动静幅度很大,在调制时如果更细致会更好。《新疆之春》扩展的部分有点不够,如果再多一点可能听觉上会更满足。

   《名琴&#8226;梁祝》是在当今浮躁之风盛行下的沉着制作。正如陈刚先生所说,梁山伯不能变成“好男儿”,祝英台也不该成为“超女”。随着生活的发展,精神享受将越来越成为现代人的心灵诉求。我们的音乐人有责任为此付出自己的努力。事实上,对音乐的鉴赏在今天与技术指标还是有相当密切的关系。好的制作将培养要求高的耳朵,要求高的耳朵才能在更高的层面上接近音乐的崇高,音乐的美。

   中国拥有一批优秀的录音师,在此顺便还想介绍近年被评为中国五大录音师陆晓幸、张晓安、陈珞、邵军、万小元合作出品的一张唱片《非同凡响》,其中收录了这几位录音师近年来的优秀录音作品。这张唱片我以为对“发烧友”来说固然是试机听片的佳作,即使对于不很“发烧”的普通听众来说也可以起到洗耳安心的作用,此不赘述。希望这类唱片能在中国有大的发展,也希望我们的听众的耳朵早日“刁”起来。